<output id="kGEZp"><rt id="kGEZp"></rt></output><li id="kGEZp"></li>

            首页 游记攻略新疆 乌苏 克孜尔湖 天湖,情未了 ——记十一重装徒步天湖

            天湖,情未了 ——记十一重装徒步天湖

            作者:夕霞如烟     17225人关注 2021-01-22 14:11

            天湖,情未了

            ——记十一重装徒步天湖

            原创/夕霞如烟

            《天湖》

            也许是苦杨

            思念前世的深情

            将生命的绿

            揉入水波的潋滟

            也许是泪

            穿过前生的记忆

            拽一片蓝天  掉落

            渲染天湖宝石般的梦幻

            我是

            昨天  苦杨的一枚叶

            看着它  枝繁叶茂

            我是

            今天  天湖的一滴水

            伴着它  铮铮矗立

            我流过它的身体

            它的双眼

            它的心

            漫长的岁月

            还记得彼此吗

    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题记

            徒行时间:10月2日至6日

            徒行天湖人员:  雨燕、铁血、轻松、脸谱、野驴、含羞草、与彼朝阳、如烟、丑丑、萍水相逢、梭梭柴、会走的鱼、胖妞、阿惠、哈熊沟、泥土、骆驼、的才才、秀才。

                终于迎来十一大假,重装徒步天湖,自从半月前徒行天湖未成功,天湖便驻在心头,象暗恋的情人恋恋不忘。十一的天气明确告诉人们进入秋天了,淅沥沥的秋雨带着一阵阵秋寒袭来。10月2日在小雨中由十六名队员乘坐五辆车,组成车队驶离克市,在独山子与乌市赶来的泥土、哈熊沟和来自从阿克苏的阿慧汇合,六辆车驶向独库公路,在山前检查站被告知,由于天气原因公路双向封闭,看到有内地牌照的车在此等待,千山万水来到这里,却不能去目的地,这种心情可以理解。我们一行杀回独山子,在雨燕姐家集合,商量后一队人马去沙湾温泉,我们一队人去克孜加尔湖。


                雨越下越大,回到雨燕姐家已是晚饭时分,望着窗外一直下个不停的雨,想着明天可能还是进不了山,真是沮丧。

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一早泥土、哈熊沟去克孜加尔湖钓鱼,留在家里的我、雨燕姐,阿慧商量怎样做钓上的鱼来吃。轻松来电话:雨停了,检查站可能放行。我们三人立马钻进车和轻松他们一起去打探检查站的情况。雨后的荒原空气清新,远处的山峦,近处的羊群,还有黄色的秋草,构成一幅草原秋景图。公路上车辆稀少,一路畅通向着雪山开进。

                到检查站一看还是不让通行,着急也无用,皇天不负有心人,旁边修路的民工师傅告诉我们,附近有条简易公路可以进山,立即调头往回驶,找到岔路口驶下主路,走上简易公路。这条简易公路是条砂土路,坑坑洼洼高低起伏,水洼积满雨水,看起来是废弃的以前的一段公路,年久失修路况很差。轻松他们的越野车在前面开,雨燕姐的卧车跟在后面,上坡路的一个砂土堆将卧车卡死,拖车、推车,垫车等等措施都以失败告终,幸好旁边有施工单位,借来铁锹掏轮胎和底盘下得砂土,再找来石块垫实,折腾将近一个小时,卧车才开过去。这条路在毛柳沟里,路上不时见到民居,最后从简易公路驶上了主路,电话告知泡温泉的铁血和钓鱼的泥土上路的消息后,一路顺风在独库公路上往前跑。

                公路上的雪在灿烂的阳光下融化,深色的公路似一条黑龙蜿蜒在群山间,路面不时见到碎石散落。放眼一望雪山绵延,薄雾缓缓浮动在山脊,天空湛蓝的近似透明,映衬的云彩更加的飘逸,新鲜的空气让人十分陶醉。路上鲜有车辆往来,车跑的非常爽,以险峻著称的独库公路难得这样自由奔放的体验。轻松车上坐着脸谱、含羞草、野驴,还有从雨燕姐车上下来插进来的我,我们一路被美景刺激的十分兴奋,一个劲的赞叹高呼,象行走在瑞士的风光大片里。

                “守望天山”修建独库公路的纪念碑,独库公路上的标志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两辆车开到625路牌处下便道,停在道班房门前,等待我们出山回来再驾驶。收拾行装背起背包,开始徒步的行程,架在乌兰河上的铁红桥成为我们徒步启程和结束的标志地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们徒行的目的地——天湖,蒙古语叫“乌兰萨德克诺尔”,意为“红色河汊地之湖”,“天湖”是户外人给它起的一个美丽的名字,意为天上的湖。该湖是原始高山湖泊,一条流动的堰塞湖,海拔2320米,东西长2200米,南北宽400米,湖中可见到翩翩起舞的胡杨及其残骸。此次徒行天湖的线路是孟克特古道的一段,孟克特古道是西汉初年,北方蒙古草原上的匈奴族日益扩张,引发草原民族又一次多米诺骨牌式的大迁移,原居于河西走廊敦煌一带的乌孙族由于匈奴族的诱逼西迁,沿着一条鲜为人知的通道进入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,赶走了同样因为匈奴驱逐而迁移到这里的大月氏人。当年乌孙族西迁所走的通道中的一部分就是孟克德古道。乌孙族在这块肥沃的草原绿洲上人畜兴旺,迅速兴起,成为当时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大的国家---乌孙国:撼呔车陌捕,需要抗击、遏制匈奴族的同盟,就有了汉朝公主细君、解忧与乌孙国和亲的历史,由此演绎出一部波澜壮阔、缠绵悱恻的历史故事。

                此次徒行的线路全程是崎岖山路和河谷路共56公里,以碎石斜坡山路闻名,存在来自山体滑落碎石的危险,来自行走中滑坠及扭伤的风险,来自野生动物的伤害,来自气候不确定性的风险等等,其中约有3公里处于悬崖峭壁并随时有山体滑坡,连马都难以行走的路,其余的路程基本上是走在碎石和石片上,让很多徒步爱好者存在胆怯、体力不支、晕水、恐高症等等其中的一项,就无法实现走此线路的梦想。


                走过铁红桥,开始天湖徒步的路程,一行七人徒走在茫;囊爸,野地里稀疏生长着荒草,向前延伸的山脉没有任何植被,黑灰色的山体给人冷峻、凌厉的感觉,与山体走向平行的乌兰河水流湍急,冲击河道的大石咆哮着倾泻而下,风在这里也有了野性,吹的人脸生疼,美驴们连头带脸把自己包裹的严实。

                由于前几天的雨水冲刷发生山体滑坡,山石从山脊倾覆至山脚,大大小小的石块混杂重叠形成新的陡峭山体,路已经没有了,只有踩在不是很稳固的石块上过去,走的胆颤惊心。踏上原有的山路仍让人不能放松,一个脚掌宽的小路在山腰象一根细线长长的延伸,脚下是陡峭的山坡,滑落下去的后果不敢想象。前行不久这样的路也断了,山体塌方形成断崖无法通过,轻松向前探路爬上陡山,雨燕姐向后去探河滩的路,我们几个在原地等待。轻松说前面好像有人走过,招呼我们爬上来,看着山体陡峭的程度犹豫着,爬上去以后该怎么下来呢,对自己没有一点儿信心。阿慧去找雨燕姐带回来一个好消息,雨燕姐在河滩找到了路,大伙儿上包后转沿着雨燕姐探出的路走下河滩。

                河滩的宽度不同,窄的地方几十米,水流湍急,要贴着岸壁走,水就在脚边流,有的地方要抱着凸出的石头转身跨过水流:犹部淼牡胤接邪倜锥,水流分成几股,水势也小了,空地上有大石块还可以坐着休息。在河滩徒行有砂砾也有石块堆,还要爬过巨石:犹彩嵌嘧硕嗖实,除了有水还有胡杨,水是蓝绿的,胡杨是黄绿的,河水除了象咆哮的野兽,也有温婉的样子,这是在宽阔的河滩,流水蜿蜒闪着光影,胡杨生长到河滩上,阳光洒下来树冠的叶儿透着金黄,水和胡杨构成美妙的景色。我们走的不快,因为要等后面往这里赶的队友。


                走完河滩路爬上河岸,在出口处做好标记继续前行,走在路上回首来路,蓝天布满白絮般的云彩,美丽级了,心一下被打动,心境豁然开阔。远远看见铁血带着九名队友赶来,大伙儿相见格外高兴,除了钓鱼去的泥土、哈熊沟,队员们都到了,队伍重新集结出发。


                路上陆续碰到三三两两的驴友,他们是1号进山的,遭遇到雨雪的侵袭,古道路上的大阪走不过去了,队伍在回撤。不知是不是好运特别眷顾我们,晚两天进山的我们遇到的是阳光普照,愿好运一直跟随我们吧。

                走到傍晚时分走进胡杨林,今晚在这里扎营,队友们纷纷卸包扎帐、打水做饭,这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,问候、玩笑不断,说笑声一片,胡杨林一下热闹起来。阿慧利索的扎好帐篷,过来帮我扎帐,雨燕姐开始做饭,今晚我们三人搭伙,红烧肉烧白菜,哨子汤面条,真是好吃啊,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美食。

                夜幕降临寒气袭人,赶紧进帐篷钻进睡袋,帐外脸谱、轻松、野驴等人谈笑甚欢,听他们喊道:“快出来看看星星啦,就在头顶,可以摘下来哦,哇——,银河太漂亮了!蔽倚睦镅餮鞯南肼砩吓艹鋈タ葱切,寒冷还是让我钻在睡袋里没敢动。

                早晨起来发现夜里下雪了,五颜六色的帐篷周边覆盖一层薄薄的白雪。夜宿的胡杨林很大,走在胡杨林里遇到昨晚扎帐在另一端的驴友队伍,八十多人的大队伍,驴友来自全国各地,同他们交流一番,听到的奇葩故事让人跌眼镜,路过他们的营地看到丢弃的物品,篝火也没有完全扑灭,我们帮他们灭火善后。

                走出胡杨林又是陡峭的山路,一如昨天的情形,有的砂石陡坡人走过去脚印很快被砂石淹没,后面的人行动稍慢些就看不到一点儿痕迹了,硬的砂石路也是难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,有些地方我只能坐着蹭下去。除了注意脚下的路,还要提防上面滑落的碎石,一只雄鹰飞起,一块碎石砸在轻松和雨燕姐之间,他们一前一后相隔十米左右,感谢老天保佑,这块碎石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坠落,否则后果不敢想象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一直盯着脚下或看一眼前方,绝不敢往旁边看,山坡陡峭的让我眩晕、胆怯,只要心里一害怕脚步就会乱,容易出事故,我在心里一直提醒自己:踩稳了,踩稳了……。临行前听说这条徒步天湖的路最难走的是魔鬼坡,山体经过了滑坡、塌方,变道,我感觉走过了N个魔鬼坡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上天是公平的,给了你磨难也会给你回报,走过一段艰难的路,会有一片美景展现,惊艳你的眼,也会有一片胡杨林欢迎你进来:盍忠黄锘,地下铺满黄色的落叶,踏在上面软绵有弹性,树枝上的叶儿在阳光中闪耀金光,胡杨树大都粗壮高大,看来这片胡杨林有很久远的历史了,林中有雷击死亡的胡杨仍挺着黝黑的身躯矗立,也有死亡倒地的亦保持挺拔的躯干俯卧大地,胡杨百年不倒百年不朽的传说在这里再现。

                胡杨林是很好的中途休息站,走到这里驴友们卸下背包,各种游戏,各种搞笑,各种姿势拍照闹腾好一会儿才尽兴。那个大钟式的胡杨树是大家的钟爱,纷纷在此留影。

                小朋友们排排坐,表现好了,老师奖糖果哦,哈哈哈……。


                欢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休息充电完毕继续上路,下午终于走到天湖。原来天湖与我们一路相伴的乌兰河相连,天湖出口的水流入乌兰河,深山流出的河水注入天湖,天湖四周群山环绕,湖边的山上长满青松,与天湖接壤的平缓地上生长着胡杨,天湖一端的两山间夹持着皑皑雪山,天湖的水不是绿色也不是蓝色,是绿中带蓝的蓝绿色,犹如宝石的颜色,平静的蓝绿湖中矗立一根根死去的胡杨的树干,第一眼看见这个画面非常震撼,眼睛被紧紧吸引移不开,心里极不舒服,柔媚的湖水与枯杨同在一起很不协调,但弥漫着一种诡异的美丽。慢慢适应后发现天湖水波淼淼一片宁静,是远离红尘的世外之地,来到这里才理解雨燕姐、泥土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来到天湖。矗立在天湖中的胡杨残骸被驴友称为苦杨,“苦杨”这个名字取得太好了,又有那个名字能这么恰当形容湖水中枯而不死的胡杨树干呢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们的营地分成两部分,雨燕姐、阿慧和我,还有铁血、骆驼把帐篷扎在湖边,轻松、丑丑等大部分人把营地扎在离天湖稍远的胡杨林里,两个营地之间有一条流入天湖的河水相隔。扎完帐我在天湖边转悠拍照回来,雨燕姐已在做饭,环顾忙绿的队友们,对雨燕姐说了我的发现:“每到营地首先解决的是住的、吃的,
            看来只有解决了基本生活问题才有心情做上层建筑的事!庇暄嘟愣晕业摹胺⑾帧毖迫皇:“生活不就是这样吗?”

                是啊,生活就是这样,徒行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它只是过滤掉平时生活中和人心中更多的杂质,更接近生活的本质,更靠近人的初心。

                在夕阳斜照的暮色中,山路上转出两个人,是哈熊沟和泥土,他俩终于赶来了,说是钓完鱼日夜兼程赶来的,他们的背包里装着我们一起搭伙的炉头、锅和食品等物资,雨燕姐今天做饭借的铁血的炉头,他俩一来我们高兴坏了,雨燕姐、阿慧还有我竟然用上热水泡了脚,奢侈的有点不好意思,我赶紧换上一双干净的袜子。

                傍晚的天空非常美丽,山峰的上空拉出一条长长的白云,一会儿工夫就被风吹散了。天湖先暗下来模:目床磺,一种说不清的压抑的气氛慢慢围拢上来,风越来越大,寒气越来越浓,我赶紧钻进睡袋。迷迷糊糊中听到跑调的歌声,又有嘈杂的声音,似乎是说谁掉水里湿身了,不一会儿夜又寂静了,风刮起来,呼呼吹打着帐篷,黑暗的夜里风声如泣如诉。
                一夜风寒,山峦湖滩铺满白雪,清晨的天湖水仍旧蓝绿,苦杨还是原样,好像千百年来就一直这个样子。相恋的人应该来天湖,天湖的路上培养爱情,天湖的美景滋润爱情,苦杨身枯心死神形不灭,长长久久与天湖生死相伴,岂不感动爱情。爱情燃烧起来哪管天高地远,只要生死相依了。胸怀大志的人应该来天湖,天湖与苦杨的景象能激荡心中激情,一扫愤懑,产生共鸣吧。

                拉开帐帘眼前就是天湖,铁血一再强调他的帐篷离天湖最近是海景房,切——,我们的帐篷离他也就十步远。天空阴沉沉的,天湖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忧郁。由于冷我穿上所有的衣服御寒,所有的衣服包括羽绒服、皮肤风衣、冲锋衣外套、抓绒裤和防风软壳裤,连头带脸用帽子和飞巾蒙起来,手套也戴上了,站在篝火旁取暖。篝火边烤着泥土的鞋和鞋垫,昨晚泥土过河去胡杨林的营地与驴友欢聚畅饮,十几年的老驴领队竟然掉进了小河沟,看来是喝醉了。泥土穿着泳裤走进天湖游起水来,让人惊讶的合不拢嘴,高人自是与众不同,也许有人会说挑战大自然嘛,也有人会说挑战自己吧,干嘛要挑战,或许人家就是高兴这么做,想在天湖游个泳,就这么任性,当然前提是有任性的本钱。

                太阳一直不露脸,驴友陆续出发,泥土和雨燕姐要在后面收队,我走路慢先上路,顺着来时的山路一直走,山野清静只有风声和乌兰河奔腾的水声相伴,远处的雪山、近处的森林一一抛在身后。外界与天湖有一条并不明显的小路相连,也许二千多年前的乌孙族就走在这条路上,刹那时光交错,当年的乌孙族人赶着牲畜,抱着孩子踉跄疲惫走来,为了族人的生存,男女老幼忍辱负重,殚尽竭力,走啊走啊,不能停下,一直向前走,用尽气力倒下化作白骨,后人继续前行。我泪流满面为前人的苦难,为前人的坚毅,也为前人的伟大。


                山路与河道的弯转起伏让队友间距离拉大,虽然知道他们就在我的前后,但看不见人影,时间长了心中稍有不安,阿慧追赶上来,看见身后山路转弯处的阿慧,一颗心安定下来。这个美丽的女子敏捷又善解人意,近十年的徒步生涯锻炼的走路又快又稳当,我跟随着阿慧走到今天的宿营地, 也是我们两天前住过的宿营地——胡杨林。

                夜晚大伙儿围着篝火谈笑,密林不远处隐约火光闪烁,又一支驴友队伍在此扎营,看来蒙克特古道真成了人来人往的徒步胜地。夜里由于双膝的疼痛我睡的不踏实,梦到了温暖的家,早晨睡到自然醒,阳光灿烂一个艳阳天,我们这一拨人泥土、哈熊沟、雨燕、阿慧和我,又拽来丑丑决定做收队,吃过中饭再走,其他人今天要赶回克市,吃过早饭出发了。时间一下变得很宽裕,不慌不忙晾晒帐篷、睡袋,哈熊沟准备饭菜,自从他来就像碰上邻家大哥,让人感到亲切温暖,每顿饭都由他负责了。

                阳光暖洋洋的,胡杨拉着长长的影子,林外的河水闪着水光平静的流淌,慵懒的气氛到处弥漫,晒着太阳抽袋烟,身心松弛,温暖的阳光里闲看云卷云舒,放任一下自己吧,潇洒一回又何妨,让心自由飞起来,忍不着泳装、大红花裙上身,踩着胡杨林落叶旋转,跳跃,在自然中快乐着,放松着,美丽着……。


                我们一行六人,泥土、哈熊沟一个在前探路,一个在后收队,两天前走过的路已经改变走不通了,重新探路前行,这次的路比前两天走过的还要艰险,傍晚时分走到了徒步标志地——铁红桥,徒步结束。驾车行驶独库公路进入独山子,面对城市璀璨的灯光,热闹的街景感觉进入人间,虽只远离红尘几日,竟有隔世之感,一下不适应了。天湖之徒当一次次克服恐惧、艰险,一次次突破自我,内心在不断壮大充实,生活欲望减少,心胸更开阔,更平和,更珍惜现今拥有的生活,更爱我的家人。

                天湖让我难忘,深深眷恋,我想我还会踏上去天湖的路,见过这么独特的天湖,谁还能忘记它呢,天湖情深情未了……

                天湖徒行回来,正逢雨燕姐生日,做一首《天湖行》祝雨燕姐生日快乐!也祝愿我的队友们健康幸福!有缘徒行路上再见。

            《天湖行》

            (平水韵)

            雨洗长天碧,燕啾胡叶黄。

            雾生峰雪白,日落绿湖苍。

            快足踏崎路,激流轰险冈。

            平生乐山水,一岁一朝阳。

            ( 本文作者 : 夕霞如烟 )

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  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            • 1120030437 回复

              这是哪?有轨迹吗?可否分享一下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9:39

            • 早起一天 回复

              文采斐然啊,开头小诗很有意境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9:05

            • 夕霞如烟 回复


              很美的地方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6:27

            • 夕霞如烟 回复


              美景藏在人:敝恋纳钌,只有经历艰险才能有收获。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6:27

              • 堂堂密密: 由于前几天的雨水冲刷发生山体滑坡,山石从山脊倾覆至山脚,大大小小的石块混杂重叠形成新的陡峭山体,路已 ...
            • 随波不逐浪 回复

              不错,漂亮的地方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08:13

            • 堂堂密密 回复

              由于前几天的雨水冲刷发生山体滑坡,山石从山脊倾覆至山脚,大大小小的石块混杂重叠形成新的陡峭山体,路已经没有了,只有踩在不是很稳固的石块上过去,走的胆颤惊心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3:22

            • 夕霞如烟 回复


              是滴是滴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7:31

            • hrxmiro 回复

              天堂湖,人间仙境!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08:37

            • 夕霞如烟 回复


              谢谢您的评价。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20:08

            • 糯米君23 回复

              图很美,文也很不错!

  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1-01-22 19:35

            发布新帖
            蔡司招募望远镜体验官5名

            8264在外部落